河北 国内国际 政务 评论 历史 论坛 博客 投诉 视频 娱乐 图库 热点 财经 房产 健康 教育 旅游 汽车 电力 国企

千里寻子丰宁大义袁成6年营救上百“窑奴”

2013-11-27 16:28:13 来源:燕赵都市报

    本报驻承德记者 陈宝云 文/图

    你见过袁学宇吗?他没什么特别,只是可能出现在某个水泥杆上的照片上而已。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他只是个失踪了6年的孩子。对于他的父亲袁成来说,这就是场灾难。早在2007年3月28日,袁成的儿子袁学宇在河南郑州失踪,当时年仅15岁。从那一年开始,袁成每年都要走出家门踏上寻子之路,从未间断。袁成在忍受失子之痛的同时,却把爱心播撒给了别人,每到一处砖窑只要看到年幼的孩子,他都设法解救。6年下来,已经有百余人被成功解救。

    丰宁满族自治县西窝铺村七道梁是个偏僻的小山村,这里至今仍未覆盖手机信号,然而,居住于此的44岁农民袁成,却因为寻找失踪儿子的心酸故事,让大山之外的人们读懂了“父爱如山”的深刻含义。

    自6年前儿子袁学宇失踪的那天起,这位北方汉子便踏上了希望与失望反复轮回的寻子路。怀疑儿子被拐卖到了黑砖窑,袁成在路上与许多失子家长组成了寻子联盟,并在山西、河南发起排查黑砖窑行动。不顾多次遭受到的人身危险,袁成他们将一座座嗜血的黑砖窑暴露于阳光之下,上百名被拐骗后沦为黑窑奴工的孩子回到了家长身边,并最终引发了席卷整个山西、河南的黑砖窑排查风暴。

    尽管黑砖窑已渐成历史,但袁成仍未等到父子重逢的那一天,每年他都会行走在寻子的路上,用脚步丈量着社会良知。

    1

    儿子外出打工意外失踪

    山村与山外的世界有些隔膜,儿子袁学宇从小就耐不住寂寞。在2006年,村里唯一一名初中生——14岁的袁学宇不愿独自一人去上学,提前结束了学习生涯,开始憧憬起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2007年2月,15岁的袁学宇去了河南郑州一家建筑工地。“除了上学和放牛,学宇从没出过远门,我和他妈有些不放心,但总不能让他一直待在家里吧。”袁成说。

    初到郑州,袁学宇在郑州市管城区航海路一个工地做学徒,学铝合金窗户安装。“头个月发了1200元工资,孩子很高兴,说过几天就把钱寄回家。”回首往昔,这是为数不多可以让袁成和家人感到欣慰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袁家并未等来学宇寄回的工资。2007年 3月 28日——这是个注定让袁成一家人永远无法忘记的日子,当天袁学宇生活用品都在宿舍里,新买的衣服仍整齐放在箱子里,人却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3月29日下午4点多,孩子的领班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,孩子找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袁成和家人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妻子罗淑莲晃了晃身子,差点晕了过去。顾不得多想,袁成连夜坐车赶往郑州。

    赶到郑州后,袁成和工友们走遍了郑州市的大街小巷,始终音信全无。开始袁成一直怀疑孩子可能发生了意外,但与工友们交谈后得知,失踪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向警方报了案,“派出所的人说,你们再找找,孩子有可能被拐到黑砖窑、黑窑厂,这种情况在这儿挺多,不稀奇。你们的儿子可能被别人绑架走了。”

    2

    失子家长组成寻子联盟

    儿子是父母的心头肉,为了找到儿子,袁成决定留在郑州。他一次性印了2000张寻人启事,白天干活,晚上沿着大街发寻人启事。尽管寻人启事贴得随处可见,但始终没有儿子的任何讯息。无奈之下,袁成在郑州当地媒体上刊登了寻人启事。

    不久,一位姓王的先生电话告知袁成,在洛阳长途车站,有人见过一个和袁学宇模样相似的男孩。袁成立即赶到洛阳长途车站。当时,大雨倾盆,他来不及找地方避雨,便拨通了王先生的电话。对方先后变换了几个见面地点后,却称袁成没有诚意,让他“从哪里来回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距离儿子最近的一条线索戛然而止,犹如一盆冷水,浇了袁成一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之后,这样的电话,袁成不知接了多少,但每次都是乘兴而去失望而归。

    袁成说,他心里明白,也知道对方是在骗自己,但为了找回儿子,他不会错过这一次次的“机会”。

    刊登的寻人启事虽没能找到儿子,还是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袁成了解到,还有许多和袁学宇年龄相仿的孩子,几乎同时失踪,地点都是在郑州火车站附近。

    同样是失去亲人,让这些背负失子之痛的父母有了共同的话题。他们越聚越多,寻子队伍不断扩大。2007年4月下旬,袁成、河南驻马店的羊爱枝、郑州的柴伟、巩义的张山林、济源的张小英等人,在郑州相聚,自发组成了寻子联盟。

    3

    寻子路上营救黑窑工

    寻子联盟成立后,这些寻子家长们便开始了对河南省内黑砖窑的查找。他们在几天内走访了100多家砖窑,其中三分之一为黑砖窑。“一开始不敢说是去找孩子,只说想买砖或是想打工。”袁成说,窑厂见他们进厂后左看右看,便起了疑心。无奈之下,他们亮明了来意,好说话的窑厂让他们随意走动,更多时候则被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袁成一行人先后去了晋城、高平、长治、侯马、运城、万荣、永济、芮城等地,跑遍了与河南交界的山东、河北、山西的各市县村镇。每天早出晚归,有时一天都吃不上一顿饭,一个馒头顶一天,最多一天他们转30多个砖厂。

    寻子的过程异常艰难,甚至存在危险。

    “在山村里到处都是机器轰鸣的声音,砖窑厂里有和儿子年龄相当的孩子。”袁成说,砖窑里的孩子们大都光着膀子,脚上穿着露脚趾头的鞋,甚至有的光着脚,他们都表情木讷地推着砖坯,瘦小的身躯与车子比起来,更像是砖车在拉人……

    “救出别人的孩子就是救出了自己的孩子,或许我们的孩子也和这些孩子有着同样的遭遇……”

    山里人的古道热肠,让袁成和其他父母决定救出这些孩子。

    2007年5月,袁成找机会偷偷溜进一家山西的黑砖窑,找到了正在吃力拉砖坯的三个孩子。攀谈后,袁成得知这三个孩子分别来自山东、湖北、河南,同样是在郑州火车站附近,被人以学技术为名骗到砖窑厂来的。袁成决定带他们离开这个“魔窟”。

    “我们刚走出窑厂几步,十几个大汉便追了上来,我们赶紧挤上了提前等待的出租车,这时砖头就飞了过来,司机见势不妙就赶紧开车跑了。”袁成说,当时想要报警,但手机没有信号。“幸亏司机路熟,绕了100多里山路才最终脱险。”

    三个孩子被送到郑州后,寻子联盟第一时间通知了三个孩子的家长。“见到他们家人团聚抱头痛哭,我们是又高兴又痛心。高兴的是,救出了孩子,他们一家人团聚了;痛心的是,我的孩子在哪里?”

    袁成告诉记者,在山西晋城他曾解救出一名叫肖晓龙的孩子。在看了袁学宇的照片后,肖晓龙肯定地说,他和袁学宇在同一个黑砖窑工作过,只是在他们被救前几天,袁学宇被转走了。

    2007年5月底的一天,“当时是一个东北人打来电话,说学宇在他们手上,要5万元,不能报警。”袁成说,对方还让学宇和他通了电话。“那绝对是小宇的声音,我听得很清楚,心激动得都到嗓子眼了。”于是,他连忙给家里打电话,东挪西借,才凑了两万多元,后来那人再没了消息。

    袁成说,在他走过的上千家山西砖窑里,三分之二是黑砖窑。黑窑工有未成年人、青壮年、60多岁的老年人,甚至还有智障者,几乎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伤疤。

    袁成等人组成寻子联盟的消息,很快在山西、河南传开,并引起了媒体的关注。2007年5月,隐藏已久的黑砖窑终于被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,此事也引起了高层领导的重视。随后,整治非法用工和打击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在全国展开。

    此间,袁成等人先后配合警方在山西晋城、运城等地,解救了上百名黑砖窑的工人。

    4

    儿子,你在哪儿?

    在那场清查黑砖窑风暴中,许多寻子联盟成员的孩子先后被救,与家人团聚,而袁成的儿子袁学宇,直到今天还没有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袁学宇的妹妹袁雪静今年12岁,是西窝铺小学五年级的一名学生。尽管年龄不大,但哥哥的音容笑貌始终刻在女孩的心里,每当谈及自己的哥哥,小雪静都会低头不停地抽泣。为了寄托对哥哥的思念,她写了一篇名为《我的哥哥》的作文。文中小女孩这样写道:我的哥哥走时告诉我,妹妹,哥哥回来给你买衣服,还给你买鞋子……我做梦,梦见哥哥回来了,我说哥哥你到哪里去了,哥哥说我到河南去打工,有一个人把我骗走了。哥哥你还记得,我们一起去掏鸟蛋吗?……要是哥哥回来了,小静想和哥哥一起玩,想让哥哥睡在旁边,让妈妈给他做好多好吃的……

    袁学宇是袁成家的唯一男孩,袁成寻找儿子同样寄托着家族香火延续的沉重使命。

    学宇还活着吗?要是他活着,他在哪里?要是他死了……袁成不敢想,也不敢和媳妇议论这些。

    以前袁成很少喝酒,不抽烟,而现在他一支接一支地抽烟,每晚要靠酒来麻醉。

    11月17日,袁成告诉记者,地里的活刚刚弄完,他正准备行囊,再次踏上寻子之路。“这些天,又有一些家长给我打电话,想跟我一起去找孩子。”袁成说,虽然黑砖窑已经基本消失了,但传销组织有可能是吸纳失踪孩子的黑窝点。“希望这次能找到我儿子,带着他一起回家过年。”

【责任编辑:宋立军】 千里寻子丰宁大义袁成6年营救上百“窑奴”
河北新闻网
News
河北新闻网
http://good.hebnews.cn/2013-11/27/content_3633389.htm
  • 河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法律顾问:河北球衡律师事务所 杨建国
  • 新闻热线:0311-67562054 广告热线:0311-67562966 新闻投诉:0311-67562994
  • 冀ICP备 09047539号-1 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1312006002
  •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冀)字第101号|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